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魅力锑都>> 文化旅游>> 历史文化

羊牯岭碉楼

作者:李光明 来源:作协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2日 18:12 点击数:

冬季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日,作协的几位文友约我同上锡矿山参观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羊牯岭碉楼”。碉楼静静地耸立在飞水岩公路边的羊牯岭主峰,众人下车从右边沿着青石小路拾级而上,石径两旁生长着齐腰高的芦苇,芦花在风中不停地摇晃和吹落,在阳光照射下更显得脉脉含情,好像要向我诉说着什么。一支烟工夫登上了羊牯岭,碉楼就出现在众人眼前,仿佛八达岭长城烽火台一样壮观而有历史感。越过一片土畲,土畲已多年未耕种,但仍有耕作痕迹,也许是碉楼旧时菜地或矿警人员出操的场地。碉楼周围杂草丛生,大小不一的断砖残石隐匿在荒草之中,略显荒凉。放眼望去,矿区及飞水岩景色尽收眼底。

羊牯岭碉楼是湖南省规模最大、最完整的碉楼建筑,始建于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是湖南省“银菩萨”段楚贤为垄断锑矿开采而建。是资本家垄断锑矿开采权,残酷压迫工人、镇压工人运动的历史见证,旧有矿警连驻守。1932年锡矿山开源公司大矿主段楚贤与同化公司及新化官矿局进行争讼。段以行贿手段购置了可装备一个连队的武器,招集矿警百余人,先后在飞水岩、羊牯岭修建碉楼两座,还在碉楼内设立土牢、水牢,并列置刑具。工人偶因小事,即由监工、包头扭送到碉楼打入牢中,工人被鞭笞致伤者不计其数。碉楼为矩形建筑,共4层,高14米,长10.4米,宽6.8米,墙厚0.8米。其中一楼开有大门,二楼至四层共设瞭望窗6个,射击孔195个,砖木结构,墙体保存良好,屋面、楼板及楼梯已损毁。6个大瞭望窗可用于观察四周敌情,如漏斗状的外大里小,经过0.8米厚的墙体深入到楼内观察哨时,就只剩原来三分之一大面积了。然而,射击孔设计与瞭望窗完全相反,射击孔如喇叭状从内向外渐渐缩小,从报纸宽大小过渡到二三指宽,正好可以向外伸出枪口,每层四面紧密布满射击枪孔50个左右,但第一层枪眼射击孔数少于楼上。

碉楼大门为大青石门框,门为铁门,地基为坚硬青石,墙砖为清一色青砖。走进碉楼,地面全铺着青石并有人打扫很干净,楼的东北角应为厨房,至今砖墙上仍留着黑黑的烟熏色,靠正西面墙下有凹入地下一米多深的蓄水池,呈长方形,约有三平方米面积,水泥池内约有二尺高的水,这是残留的雨水,因为抬头向上可见蓝天,估计这蓄水池并非水牢,应是厨房生活用水。虽然,碉楼内空荡荡的,但作为一个坚固的防御工事建筑仍能感受到当年的生活气息。据我92岁高龄的舅爷爷讲,他上世纪40年代曾给同村一位本家送衣物,进入过羊牯岭碉楼,当时楼内约有20多人的当差矿警,大多贫苦人家出生。第一层为厨房兼值班室和食堂,贮藏有一定的生活用煤和生活用水;第二层为贮藏粮食、被服、日常生活用品和药品的仓库;第三层是枪械库房,保管着枪支弹药、武器等,由专人把守,只有值勤警员和矿警连长方可钥匙开门,因第三层为碉楼中心位置,武器装备放置这层相对安全,而且楼上楼下距离相等,一旦发现敌情或紧急情况,则可迅速领取武器弹药,分别进入各楼和顶层战斗位置;第四层是矿警休息睡觉的地方,即宿舍营房;第四层上面则是露天平台,建有半人高锯齿般的城垛,可观望、可射击、可投掷,居高临下,可用火力压制羊牯岭周围的武装进攻,另还有简易厕所,其实就是几只便桶,用来方便警员,粪便还可用作菜地肥料。碉楼大门有两条石板路呈“人”字形分左右两边连通岭下,煤炭、生活用品、生活用水等物资皆靠人力挑到羊牯岭碉楼。

羊牯岭碉楼依然孤零零地顽强屹立在山巅,时间过去了85年,它如一位老者一直在守护着羊牯岭,见证了锡矿山的繁荣与兴衰。离开碉楼时,我又依依不舍地回头张望,忍不住要和它一起合影留念。在冬天的寒风中,羊牯岭碉楼愈显得沧桑,但不憔悴。

【打印文章】 字体: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