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政务公开>> 央网推荐

监管到位兴实体 严治乱象防风险

作者: 来源:经济日报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7日 点击数:

5年来,银行业服务与实体经济的相关性、匹配度和支持力持续提升——

监管到位兴实体 严治乱象防风险

过去5年,银行业积极服务现代农业,加大对“三农”领域的支持力度。图为中国工商银行陕西省汉中市分行的客户经理调研当地绿色种植养殖企业,了解企业资金需求。(资料图片)

党的十八大以来,银行业从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普惠金融、主动减费让利三方面着手,促使资金真正投向实体经济。在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方面,监管部门在保持强监管态势下,高度重视弥补监管短板,完善制度“篱笆”,全面提升监管有效性,严守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国银行业系统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改革、发展和监管各项工作有序推进,银行业保持了稳健运行。

截至2017年8月末,银行业总资产达239万亿元,各项贷款121万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86%,资产质量和流动性基本稳定,资本和拨备较为充足,盈利水平和风险抵御能力均处于国际同业较高水平。

“党的十九大即将召开,做好银行业监管工作、确保银行业稳健运行意义重大。”中国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说,具体来看,一是服务实体经济要有新贡献,二是防范银行业风险要有新举措,三是深化改革要有新进展,四是加强监管要有新作为。

促使资金投向实体经济

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

5年来,银行业从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普惠金融、主动减费让利三方面着手,促使资金真正投向实体经济。

债权人委员会、市场化债转股、普惠金融事业部、银税互动、投贷联动……在此过程中,一系列改革举措不断推出,银行业服务与实体经济的相关性、匹配度和支持力持续提升。

其中,“债委会”正是稳妥有序“去产能”的一种机制创新。“一家大中型企业往往涉及多家贷款银行,当企业的经营状况发生变化时,尤其是暂时遇到困难时,如果有一家银行断贷,通常会引发连锁效应,对企业造成负面影响。”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说。

为了实现银企共赢,银监会要求,由最大贷款行牵头组成债权人委员会,银企自主协商,共同寻求最佳的债务解决方案。

“尤其对于暂时出现困难的企业,债委会要稳定预期、稳定信贷、稳定支持,帮助企业短期解危、长期解困。”上述负责人说,对于僵尸企业,债委会要制定清晰可行的资产保全计划,坚决去过剩产能,实现市场出清,以盘活沉淀在低效领域的信贷资源。

据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共组建债委会超过1.2万家,实现了稳定企业预期、促进区域经济发展和维护银行合法权益的有机统一。

此外,针对“三农”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痛点,银行业开展银税互动、银政保合作、供应链融资、网络融资等探索,为企业增加信用,提升信贷资金的可获得性。

同时,银监会要求,大型商业银行需在今年年内完成普惠金融事业部设立,建立专门的综合服务、统计核算、风险管理、资源配置、考核评价机制,提高金融服务覆盖率、可得性和满意度。

截至今年5月末,银行业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达28万亿元,同比增长14.9%,贷款户数为1394万户,申贷获得率为94.6%;涉农贷款余额达29.6万亿元,比2012年末增幅超过40%;银行网点已覆盖3万多个乡镇,覆盖率达96%,农村基础金融服务已覆盖95%的行政村。

“接下来,还将继续引导银行业主动减费,确保全年向客户让利不少于440亿元。”上述负责人说。

加大风险防范化解力度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始终是银行业监管的重要课题之一。

“当前银行业风险总体可控。”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说,但值得注意的是,在以间接融资为主的融资结构下,经济运行中的矛盾、压力会逐渐向银行业传导,加之国际经济环境的复杂性、不确定性进一步凸显,我国银行业的风险防控也面临一些新特点。

其中,不良贷款风险、流动性风险、交叉性金融风险、以互联网金融风险为代表的社会金融风险备受市场关注。

针对不良贷款风险,银监会已多年强调“以丰补歉”和逆周期调节,即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在贷款增速较高、净利润增长较快的年份多计提贷款减值损失准备,以保持稳定的风险抵补能力,防患于未然。

随着混业经营的不断深化,防控交叉性金融风险的重要性日益提升。为此,银监会提出“穿透原则”,强化对理财资金的投向管理、限额管理和交易对手管理。

在“强监管”整治下,银行资金空转减少的势头继续保持和巩固。截至今年8月末,理财产品余额同比增速降至6.5%,较去年同期下降27个百分点,已连续7个月下降,其中同业理财今年以来累计减少2.2万亿元。

“投资业务中,特定目的载体投资增速显著下降,这部分投资也是资金空转现象较突出、嵌套层级较多、加杠杆较明显的领域,经过治理,目前只增加了8000多亿元,同比少增4万多亿元,增速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36.7个百分点。”上述负责人说。

该负责人表示,接下来,银监会将坚持从宏观金融稳定大局出发,科学把握政策执行的力度与节奏,做到有计划、分步骤推进,合理引导市场预期,确保不发生“处置风险的风险”。

具体来看,将继续加大处置和核销不良贷款的力度,防止新增贷款过度集中;“一对一”盯防高风险机构,严密防范流动性风险;严格执行有关规定,规范银行对房地产和地方政府的融资行为;深入扎实整治金融乱象,坚决惩处违法违规行为。

弥补短板提升监管有效性

除了有序化解处置突出风险点,银监会还高度重视弥补监管短板,切实纠正监管定位偏差,回归监管本源,专注监管主业。

“正在全面梳理银行业各类业务监管规制,尽快填补法规空白,争取在年内出台18项新制定和新修订监管制度。”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说。

他表示,金融风险具有复杂性、隐匿性、传染性,因此监管的前瞻性就显得尤为重要。监管部门应增强“与风险赛跑”意识,抢在风险前面,根据市场最新变化完善制度“篱笆”,防止出现“牛栏里关猫”的乱象。

具体来看,今年拟制定《处置非法集资条例》《信托公司条例》《商业银行破产风险处置条例》《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等,修订《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试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条例》《商业银行表外业务风险管理指引》等。

有了制度“篱笆”,还需要做恪尽职守、敢于监管、精于监管、严格问责的“守夜人”。为此,银监会已出台公私分开、履职回避和监管问责办法,用制度手段杜绝徇私舞弊、设租寻租、利益输送等违规违纪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在“强监管强问责”的2017年,一系列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专项治理工作也正在有序推进。

仅2017年一季度,银监会系统就作出行政处罚485件,罚没金额合计1.9亿元;处罚责任人员197名。其中,取消19人的高管任职资格,禁止11人从事银行业工作。

此外,针对“三违反”(违反金融法律、违反监管规则、违反内部规章)“三套利”(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四不当”(不当创新、不当交易、不当激励、不当收费)开展专项治理,目前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自查已基本结束,各级监管机构的检查也接近尾声。

“一些风险隐患得到妥善化解,一些苗头性问题得到及时解决,一些问题机构和责任人员得到严肃查处。”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说,接下来将继续开展问题整改,依法从严监管,全方位查漏补缺,进一步强化制度的执行力和约束力,全面提升监管有效性,严守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记者 郭子源)

【打印文章】 字体: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