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魅力锑都>> 文化旅游>> 历史文化

盐井桥

作者:李光明 来源:娄底作协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08日 11:05 点击数:

                盐井悠悠岁月长,

                桥南桥北好风光。

                石桥横卧春江水,

                走过桥头是故乡。

 

    独立盐井桥边,隔着干涸的小溪凝视,残存的石桥孤寂而又沧桑,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桥边芳草中竖着一块不大却醒目的青石碑,碑文是用阴文隶书铭刻着“盐井桥”与修桥人姓名、建桥时间、捐款数目。桥建于民国19年(1930年),其实是座不大而又简单的石板桥,桥面只不过是块长2米4、半米多宽、3寸多厚的普通长青石板而已,桥高约2米,桥上游约三丈远地方仍遗有5个跳石,建桥之前村民只能从这几个跳石上行走过溪,春夏丰水季节溪水涨则绕道远行。现溪水的南岸已通水泥公路,于是这条青石路和盐井桥日渐荒废,偶尔也会有农夫和牧童从桥上经过。

    盐井桥具体位置在中连乡福元村一个叫盐井湾的地方。听老辈讲,盐井桥上游几百米远处有一咸泉,可汲水煮盐。从唐宋至晚清近千年时间曾出产井盐,故井称盐井,溪叫作“盐井溪”,小地名为“盐井湾”,于是所建之桥顺理成章冠之为“盐井桥”。此前此景,独自徘徊桥上,自然而然地开始轻声吟诵起唐代大诗人杜甫的《盐井》诗:

        卤中草木白,青者官盐烟。

        官作既有程,煮盐烟在川。

        汲井岁搰搰,出车日连连。

        自公斗三百,转致斛六千。

        君子慎止足,小人苦喧阗。

        我何良叹嗟,物理固自然。

    也许从那一刻起,古老的“盐井桥”也在默默地注视着我。感觉总有一双无形的双手在不断地敲击着我的心门,于是渐渐明白:盐井桥在等我,好像一直在呼唤着我。

    捐资修桥的主人绰号“书瘸子”,名字书生,虽名为书生,其实并未曾进过学堂门,是个地地道道的文盲。修桥时已有41岁,至到44岁才娶妻成家。1914年一战爆发,“书瘸子”独自上了锡矿山,在资本家的矿井下卖苦力,不久发生矿难,工友死伤众多,他命大但右腿落下终生残疾,走路一瘸一拐的,从此人们叫他“书瘸子”,资本家见其腿瘸后就将他开除回籍。“书瘸子”从此不能从事农活田活,无奈之下只好借债开了间豆腐作坊,起早贪黑制作豆腐,每天一人日晒雨淋挑着豆腐担子,走村窜户四处叫卖维持生计。

    民国16年,有一天下大雨,山洪爆发。“书瘸子”卖完豆腐挑担回家,经盐井湾正遇溪水高涨,水淹跳石。等了一个多时辰,雨下不止,溪水未退,眼看天快黑了。“书瘸子”又冷又饿,加之腿脚不便,停滞不前无法越溪回家。于是焦急无奈之下,他指天发誓,下定决心要在此捐资建桥,从此就有了“盐井桥”。出资修桥人“书瘸子”真名李惇映,他就是我的祖父。

    当我从盐井桥上缓慢走过,回眸张望,开始用心默默地读一本历史厚重的大书,从现实到过往,从昨天到今天,从今天到明天。“盐井桥”潜藏着一种憾人心魄的沉寂,而我则仿佛一下被尘世遗忘,静静地伫立于天地之间,潜心地领悟山川的寂寞与岁月的独语。

    逝者如斯,岁月如河。过往的一切皆是梦,而我正好立于梦的边缘。自然和人类历史的演变总是惊心动魄而又显平凡,往往使一代代后人沉浸于奇异遐思与迷恋之中。

    盐井桥是寂寞的,盐井桥仍在,但盐井桥已成历史,成为记忆。

    永远令人难忘!

【打印文章】 字体: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