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魅力锑都>> 文化旅游>> 历史文化

桃树山下晒谷坪

作者:李光明 来源:娄底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01日 点击数:

桃树山位于耐火厂与蒋家桥之间,其北临连溪,南面资水。桃树山是冷水江蒋氏的主要聚居地,面积不大,位置区域就是现在的博尼尔大酒店和滨江公园大部,桃树山顾名思义野生桃树多。晒谷坪指的就是从前的绿洲公园,其实也就是冷水江的“水陆洲”,它好象一只大水鸭浮在水中央,被资水四周环抱,曾是资江河道中最大的天然岛屿,洲上树木丰盛,鸟类众多,树木最多时达10万棵,后让浪石滩水电站和滨江公园分割,已成历史记忆。

晒谷坪是块风水宝地,因蒋家桥与桃树山的蒋氏族人从前在资江河中的沙洲上晒稻谷,故沙洲叫作晒谷坪。相传清咸丰年间,宝庆冬瓜桥有一风水先生,乘船顺江而下去汉口宝庆码头,船在冷水江大湾里码头停留,当看到桃树山和江中的沙洲时,指着沙洲对旁人说“河中之洲本是大富大贵之风水宝地,洲四面环水,水生财,洲上草木丰密,后有靠山桃树山,桃树山二水环抱,只可惜桃树山从美女山下来的龙脉较短,所以晒谷坪只是块富地,只发财而出不了官,并且洲上的风水穴位还会随雨雪、风向、汛期、季节变化而改变,故很难葬到真穴。”离开时他留下四句话“后有桃树山,前有晒谷坪,有人葬到了,年年有谷担”。

传说蒋氏驾船捕鱼为生,见桃树山临洲靠水,植被茂密,故定居于此,繁衍生息。从前桃树山有一对兄弟,哥哥蒋珍,弟弟蒋珠,兄弟俩无田无土,靠摆渡打鱼过日子,兄弟俩相依为命。兄弟俩天未亮就起床划船围晒谷坪打鱼,每天一次,一人将捕获送到集上换回油米盐等生活必须品,另一人则继续摆渡赚钱养家,兄弟每天轮着来,生活虽清贫但很快乐。

一次,兄弟俩又绕晒谷坪打鱼,从天未亮到辰时却一无所获,兄弟俩下船上晒谷坪休息,坐在一大卵石上抽烟正发愁叹气。却听见有女子声音:“唉哟,你俩坐疼我了,不要压在我身上啊!”兄弟俩忙起身看,原来是只巨大的河蚌,他俩误将河蚌当成了卵石。兄弟二人抬着河蚌将蚌放回资江,蚌回到河中立即变成一位妙龄女子跃出水面,对兄弟二人说她家住岩坝塘,是资江河龙之三公主,趁资江涨水之机出来游玩,因贪玩错过了退潮期限,被落在了晒谷坪回不了江,离开了水很快就会干死、渴死。为了感谢兄弟二人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身上有“夜明珠”一颗,特送给二人作见面礼物。三公主离开时,嘱咐二人“明日开始,每天半夜子时,我会让龟丞相带一颗大珍珠送给你们,你们在规定时辰在晒谷坪最高处领取,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说起这事。”

次日晚,兄弟二人不敢贪睡,半夜子时哥俩悄悄来到晒谷坪最高处,只见一只大水鸭从河边一跛一跛地走向沙洲的最高处,并在那下了个大鸭蛋,然后又一跛一跛地返回资江。兄弟俩拾起鸭蛋回家一看,喜出望外,果然是一枚大珍珠。从此以后,兄弟二人每天收获一枚珍珠,生活渐富,哥俩分别购置了田产,新建了房屋,娶妻生子,已成巨富。于是兄弟二人也就懒得打鱼摆渡了,哥俩开始生活堕落腐化,并迷上赌博,每天上赌馆赌钱打发时间。那些聚赌的赌友都很奇怪,为何他们兄弟俩每天赌博输钱,却不象其他人一样输了钱就卖田、卖房、卖妻和卖儿女?总想探个究竟,但兄弟俩就是不肯对外人说起其中的奥秘。这时,一个有点小聪明的赌棍叫钱三,他想了个办法,在赌场上故意让他兄弟大赢特赢了一把,然后当晚将兄弟二人请到“醉仙楼”喝庆功宴,钱三让众赌徒向蒋氏兄弟轮流敬酒,将兄弟俩灌醉并套话,结果兄弟俩喝高了酒后吐真言,将每天拾得珍珠蛋的事讲了出来。钱三与众赌徒大喜,当夜子时到晒谷坪等大水鸭下珍珠蛋,当钱三看到大水鸭一跛一跛地从河边走向高处时,他贪心太重,一心要活捉大水鸭,想要大水鸭回家每天给自己下珍珠蛋,并让众赌徒将大水鸭团团围住,正准备下手抓鸭,结果大水鸭一惊,双翅一振高飞,飞跃众人头顶,钻入资江河中再也不出现了。

由于蒋氏兄弟没有信守诺言,故此以后哥俩再也拾不到珍珠蛋了。打牌赌博让蒋氏兄弟输掉了所有家产,于是他们兄弟又重新回到从前的渔夫生活。

【打印文章】 字体: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