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排力度加大 煤电超低排放改造驶入快车道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产业经济网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13日 点击数:
       在我国大气污染治理力度、环境监管力度不断加大的背景下,煤电行业自我加码、主动作为,以“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为最终目标,大力推进煤电超低排放改造。从去年6月首台超低排放机组投产至今,煤电超低排放改造工作都取得了哪些成果,在减排技术上都有哪些突破,获得了哪些政策支持?

 

  继去年9月《煤电节能减排升级与改造行动计划(2014-2020年)》(简称《行动计划》)发布后,近日,国家能源局发布了《2015年中央发电企业煤电节能减排升级改造目标任务的通知》,要求五大发电集团以及神华、华润和国投等中央发电企业2015年共需完成煤电机组节能改造容量8974万千瓦、环保改造容量4093万千瓦。

 

  国家也明令要求,要深入实施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行区域联防联控,推动燃煤电厂超低排放改造,促进重点区域煤炭消费零增长。无论是对地方政府还是煤电企业而言,超低排放改造时间紧、任务重,煤电超低排放改造已成为各项工作的重点之一。伴随着各大发电企业减排力度加大、超低排放技术日趋成熟、政府配套政策接踵而至,煤电超低排放改造工作已然驶入快车道。

 

  煤电行业的一次盛宴

 

  自《行动计划》提出以来,各大发电企业高度重视、大力投入、积极行动,在污染物排放硬性指标上纷纷自我加码,推进超低排放改造,为捍卫碧水蓝天付出最大的努力。

 

  近年来,浙江、河北、山西、广东等地区相继提出了燃煤发电机组要全部实现超低排放的长远目标。浙江省2015年环保重点工作直指加大超低排放改造力度;河北省明确提出全省251台燃煤机组要在今年内达到超低排放标准,未达到标准的机组将一律予以关停;山西省将燃煤机组全部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时限从2020年提前到2017年底……煤电全面实行超低排放已成必然的潮流。

 

  自去年6月国内首台新建超低排放燃煤机组———国华舟山电厂4号机组诞生以来,众多改造、新建的超低排放燃煤机组如同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超低排放改造如同煤电行业的一次盛宴,促使燃煤机组不断升级,各项指标不断优化,向实现“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目标不断迈进。

 

  从地域上看,超低排放机组遍地开花,浙江、广东、江苏等地区较为突出,各地超低排放机组呈现出星火燎原之势。

 

  今年6月26日,福建省首台超低排放燃煤机组———华电福建永安公司7、8号机组通过168试运行,该公司脱硫系统采用烟气循环流化床脱硫除尘一体化工艺,是半干法脱硫除尘一体化技术在30万千瓦循环流化床锅炉中的首次成功应用。7月20日,华能岳阳电厂6号机组完成超低排放技术改造,率先成为湖南省首台超低排放燃煤机组。随后,沈阳金山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金山热电分公司(简称金山热电)也完成了升级改造,率先成为辽宁省首家超低排放企业,改造后,金山热电二氧化硫排放实现10.7毫克/立方米,烟尘实现4.4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实现26.6毫克/立方米,每年可大幅减少废气排放。

 

  从各发电企业看,五大发电集团以及神华、华润和国投等中央发电企业无不高度重视,先后采取了不同的发展战略,研发各具特色的技术路线,进行充分的科学分析研判,适时、因地制宜地推进煤电超低排放改造工作,努力为改善环境质量付出实际行动。      截至目前,据不完全统计,华能集团的黄台9号、金陵1号等13台机组达到超低排放要求;大唐南京发电厂1号机组作为集团首家超低排放燃煤电厂正式问世;华电天津军粮城电厂是国家能源局13个全国煤电机组环保改造示范项目中首个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且该厂的湿式静电除尘器是华电自主研发并成功应用的国内首个无外壳湿式电除尘器,应用前景广阔;国电江阴苏龙热电3、4号机组、石横发电5号机组、泰州发电2号机组、浙江北仑第三发电7号百万千瓦机组、常州发电1号机组、宿迁热电2号机组等均已完成超低排放改造;国家电投河南公司焦作丹河火电项目获河南省发展改革委核准,成为国家审批权限下放后河南首个大型火电项目,项目将全面按照超低排放标准进行建设。

 

  截至今年5月底,神华国华电力公司以8台超低排放机组的成绩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中原地带全面开花;到今年底,国华电力超低排放机组将达到21台;到2020年,国华电力旗下机组将全部实现超低排放。此外,国华电力于6月4日启动了国华电力环境信息公开发布平台,成为国内首家电力企业总部集中公开全系统环境信息的发电企业,主动接受社会公众监督,足见其减排的决心。

 

  不容忽视的是,浙能集团在国内率先进行燃煤机组超低排放改造,截至今年6月底,浙能集团已有6台共520万千瓦机组实现烟气超低排放,预计今年再投运14台超低排放机组,9台机组已在今年开工建设。至今年年底,浙能集团超低排放机组容量将达到1308万千瓦,占煤机总容量的56%。

 

  减排技术百花齐放

 

  在技术上,不同的超低排放技术路线日趋成熟、先进,崭新的环保技术百花齐    放、百家争鸣,创新正逐渐成为清洁煤电的潮流。

 

  中电联在最新发布的“2015年一季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中专门提到:“应因地制宜、因技术经济条件支撑和当地电力供需情况,以环境质量改善为目标,稳妥有序推进大气污染物超低排放改造,避免环境效益差、经济代价大、能源消耗多、带来二次污染的超低排放改造。”上海外高桥第三发电有限责任公司致力于实现煤电产业“升级版”,他们瞄准世界一流发电技术和性能指标,持续开展工程设计优化和科技创新,取得了诸多技术成果,其“中国原创”的煤电技术更是在日前召开的美国机械工程师协会学术论坛上受到了举世瞩目。

 

  山东神华山大能源环境有限公司研发出的“柔性电极湿式电除尘器技术”,首创性地采用了特殊工艺制成的柔性阳极,同时具有“零碱耗”、“零二次污染”、“近零水耗”等突出优势,运行成本仅为国内外同类技术的50%左右。

 

  国电科环所属龙源环保公司“燃煤电厂烟气催化剂脱硝关键技术研发及应用”项目,攻克了原材料及催化剂生产过程中关键设备国产化的难题,形成了我国目前最大的脱硝产业链和完整的供应体系,打破了国外企业技术垄断,具有广泛的推广应用前景。

 

  目前,浙江省经信委针对煤电超低排放改造工作提出了3种比较成熟的技术路径:一是以华能长兴电厂为代表的“高效协同治理”模式,即催化还原法(SCR)脱硝+常规除尘+大湿法脱硫与高效除尘协同;二是以浙能嘉兴电厂、嘉华电厂和舟山六横电厂等为代表的模式,即SCR+常规除尘+大湿法脱硫+湿式电除尘;三是嵊州新中港热电有限公司的模式,即CFB锅炉炉内脱硫+炉内SNCR脱硝+炉外半干法脱硫+袋式除尘+湿式电除尘。     正是得益于技术上的持续创新和突破,煤电行业实行超低排放改造的成本将逐步降低、减排效果将有质的提升、改造步伐将不断加快。

 

  政策支持日臻完善

 

  “超低排放将会是火电企业节能减排的发展趋势;新建的大容量、高参数火电机组实现超低排放在现有政策支持下是可行的;在超低排放技术多元化,并且多种技术都能在一定程度实现超低排放指标的情况下,经济性和建设(改造)的便捷性就成了超低排放技术的核心生命力。”环保部环境规划院环境政策部主任葛察忠在调研三河电厂时道出了他对超低排放的看法。

 

  尽管如此,排放标准的提升也直接意味着改造成本、减排成本的增加,再加上不久前开始执行的上网电价下调,进一步削减了煤电企业的利润空间,给煤电企业的经营增加了多方的压力。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要想有效推动超低排放,改造成本的补偿仍是关键问题,除了在现有的脱硫、脱硝、除尘电价基础上进一步对超低排放进行补贴之外,还可以借鉴碳排放权市场的经验,培育排污权市场,用市场途径补偿超低排放成本,以及鼓励金融机构加强对超低排放的融资支持等。

 

  据悉,山西今年列出专项资金,对全省燃煤发电机组超低排放改造实施补助,对单机30万千瓦及以上现役的燃煤机组进行一次性改造的企业,按照改造完成时间和全部改造投资额给予10%~30%补助;山东下一步将对达到超低排放的现役燃煤机组在原有电价补贴基础上,按照国家规定增加电价补贴,并在发电调度方面优先满足并提高超低排放机组的发电量和发电负荷率,积极鼓励超低排放机组替代小机组电量;浙江省提出,年初按超低排放机组平均容量,安排奖励年度发电计划200小时,并根据环保设施改造实际投产时间据实调整……在政府层面,各种有利政策陆续出台,政策支持日臻完善,给之前对超低排放改造犹豫不决的煤电企业吃下 “定心丸”,必将为煤电行业营造出“敢于改造、勇于改造、争先改造”的良好环境。(邓卓昆)

 

来源:中电新闻网

【打印文章】 字体: 【关闭窗口】